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吐露心扉
吐露心扉

吐露心扉

青春,是满腔热血,是人的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年华,很高兴也很幸运,我能够在这个年纪里遇到我的挚爱,唯依。

  和唯依相拥着靠坐在宿舍的床上,怀抱里感受着唯依身体上的温度,鼻息间传来淡淡的清香,那是唯依身上独有的香味,另外,还夹杂着一股酒店房间里才有的味道。

  我的双手轻轻放在唯依的胸口上,柔软又坚挺的触感,这对饱满的酥胸,刚刚还在其他男人的手中肆意变幻着形状,不知道吴郡当时的内心会有多么兴奋呢?

  “云斌,你的心跳好快。”靠在我怀里的唯依,娇弱的后背紧挨在我的胸口。

  “嗯,因为我正在幻想刚刚你和吴郡在酒店里的画面呢。”我凑在唯依的耳边,坏笑着对她说道。

  “哎呀,讨厌,云斌你怎么还在想那些东西呢……”唯依顿时羞红了脸颊,躲避着我在她身后的目光。

  “嘿嘿,要不然呢,所以说我喜欢唯依你和其他男人上床呀,感觉你那个样子真的很让我兴奋,一直兴奋!”我丝毫没有对唯依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。

  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啦,大流氓。”唯依还是不好意思回头看我,最后应该是想要在言语上缓解自己此时内心的羞涩。

  “呵呵,唯依,你心里可不要有什么压力,更不要觉得对不起我,相反,我觉得自己现在好幸福,居然真的实现了自己的绿帽癖好,真的唯依,你可能无法理解我心里现在的感受,但是我真的感觉自己简直快要幸福死了!”说话的同时,我将一直环抱着唯依的双臂又紧了紧,意在向她传达我此刻的内心到底有多么幸福,多么感到满足!

  “云斌……”唯依突然轻声呢喃着我的名字。

  “嗯,我爱你唯依,真的好爱你……”我的嘴唇,不由自主的开始在唯依的耳后轻轻厮磨。

  “不要……云斌……”唯依的细嫩脖颈,慢慢向后扬起。

  然而,让我感到略微有些意外的是,唯依的口中,居然正在拒绝我的亲热行为?

  不过,她应该只是在害羞吧,欲拒还迎,这在我和唯依以前的欢爱中也时有发生,毕竟她是那样一个容易害羞的女孩儿。

  我并没有在意唯依的轻声抗拒,反而手上也开始有了动作,隔着衣服轻柔的揉动着那对让我无比痴迷的乳肉,饱满又充满弹性。

  “嗯……真的不要……云斌……”又一声拒绝,从唯依的口中呢喃着发出。

  “怎么了唯依,你不喜欢吗?”

  “不……不是……只是……你不是说了有问题要问我的吗?而且……我也有些话想对你说,云斌……”

  我的双手被唯依轻轻握住,一时无法再有所动作,看到唯依貌似比较坚持,无奈之下,我只好暂时压下了心中正在冉冉升起的欲火。

  “好吧,那过一会儿我们聊完了再继续。”

  唯依没有回应我,而我也因为在唯依身后的缘故,无法看到她脸上此刻的表情。

  见唯依没有理我,我也没有再继续调戏她,而是回忆起之前自己在耳机里听到的唯依与吴郡之间的对话,一个个疑惑,也随之再次浮现在我的心头。

 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,我的思绪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,刚准备开口,怀里的唯依却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子,然后坐了起来,转过头,一脸忧愁的小模样,直勾勾的盯着我看。

  “呵呵,怎么了,唯依你怎么这幅表情呢?”我的心里,不由得升起阵阵宠溺的情绪。

  伸出手,我轻轻拉住唯依的胳膊,想要把她重新揽回到我的怀里。

  “云斌,如果有一些事情,之前我对你隐瞒了,你会怪我,生我的气吗?”唯依的坚持,使得我的行为并没有成功,与此同时,唯依口中说出来的话,也让我的动作顿了一下,心头生出些许疑惑。

  “隐瞒我?隐瞒我什么呀,唯依你可别告诉我,你以前其实是个男人吧,哈哈哈。”

  “哎呀,云斌,人家跟你说正经事呢。”唯依的小嘴唇,有些不太高兴的嘟了起来。

  “嘿嘿,好好好,说正经事,那唯依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呢,是关于你和吴郡的吗?”

  听到我说出吴郡的名字,唯依的脸色明显紧了一下,目光与我对视着,微皱着眉头,随后,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我猜就是,呵呵。”

  得到唯依的点头承认后,我心里的那丝疑惑顿时在顷刻间一扫而空,心中变的放松起来。

  以我和唯依这两年多的感情状况来看,我不相信她会不爱我,相反,我可以肯定,她心里绝对是非常爱我的,不然她也不可能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我,而不是当年的初恋吴郡或者另外哪个恋人。

  既然如此,唯依口中所说的隐瞒我的事情,自然应该是在此之前的我,尚不需要去知道的,也可以说是唯依对我善意的隐瞒吧,应该都是为了我们两个人的感情着想,不然的话,此时的唯依,也就不会又想要主动对我坦白了。

  “那你会生我的气吗,云斌?明明之前我和吴郡发生第一次关系的时候,是为了满足你的癖好,可是后来我却一直不愿告诉你其中的过程……”“当然不会了,你不说自然有你的道理,况且,虽然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满足我的癖好,但同时我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,唯依你会感到开心和享受,而不是单纯的为了满足我才去忍受那一切,你知道吗?”说话间,我和唯依的双手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紧紧握在了一起,眼神中更是流露出对彼此深深的爱意,难以言表。

  侧着身子,缓缓倒下,唯依再次轻靠在我的肩膀上,一只手放在我的胸口上。

  “我知道,云斌,我知道你也想让我享受那种感觉,你怕我会只顾着满足你的想法,反倒把自己弄的不高兴,我都知道。”“嗯。”我应了一声,等待着唯依接下来似乎还没有说完的话。

  “可是,正因为这样,我才会觉得自己对不起你,不敢对你坦白我和吴郡之间第一次的经过。”

  “傻瓜,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,你那样做,让我感到很幸福,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对不起我,你完全都是在满足我而……”

  “不是的,云斌,你先听我说完。”

  我的话没有说完,就被唯依突然打断了,与此同时,唯依也再一次从我怀里坐了起来,侧身对着我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  “好,你说,呵呵,你先说。”这一次,我没有试图再把唯依揽回怀里。

  我的脸上,故意露出轻松的笑容,尽可能的想要使唯依感到放松一些,因为此刻的我,确实有些搞不懂唯依如此反常的原因了,我明明已经多次表达了心中绝没有半点责怪唯依的想法呀。

  犹豫了片刻,一脸愁容的唯依似乎仍旧欲言又止,然而我实在想不通有什么心事能够让唯依如此纠结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呀,唯依?有什么事你实话告诉我就是了,我保证真的不会生气的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好啦,没事的,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吗?说出来吧。”眼看唯依就要说出口了,我不停鼓励着她,心中的焦急与好奇更是已经快要抑制不住。

  “我,我……对不起,云斌。”

  然而,直到最后,唯依居然只说出了一句对不起,这不禁让我略微有些失望。

  “唯依,你……”

  “其实我和吴郡之间的事,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云斌你的癖好而已。”没等我再说些什么,唯依却已经继续开口,对我说出了一句如此重磅的话!

  “唯依你这话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盯着唯依的目光,结结巴巴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紧咬着下唇的唯依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随后好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继续纠结下去,轻吐出一口气,然后继续对我开口。

  “云斌,你千万不要生气,其实我一直不敢对你说出这些话,就是因为我之前虽然答应了你的请求,和吴郡发生关系,可是,我却并不只是单纯的为了满足你,而是我自己也有私心,甚至还对吴郡再次动了感情……”什么!唯依又一次对吴郡产生了感情?难道他们两人旧情复燃了吗!?

  已经处于呆愣状态中的话,更是被唯依接下来的这几句话惊到瞪大了眼睛,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这真的是从唯依口中说出来的话吗?这真的是那个一直深爱着我的唯依所说的话?

  “那……那你的意思是,你又喜欢上吴郡了吗?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。

  “不,云斌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爱的人依然是你!你冷静下来听我解释好吗?”

  唯依的双手,条件反射般的迅速抓住我的右手,小脑袋不停的左右晃动着,否定着我口中的话,脸庞上更是写满了紧张与担忧,甚至眼眶里已经有泪水在不住打转。

  看到唯依如此的表情,我也总算回过一丝神来,不由得在心中暗骂自己一声。

  可笑,如果唯依真的已经重新爱上了吴郡,那她现在还有必要装模作样的陪在我身边,继续满足我那变态的绿帽癖好吗?包括此刻对我的解释,也是完全不需要的好吗?

  “好好好,我相信你,唯依,不过刚刚的话,你还是得给我解释一下,我有些没太听明白。”

  见我并没有因此生气甚至是发怒,而且还主动向她寻求解释,唯依立即连连点头,刚刚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,竟也终于忍不住滴落下来,完全是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。

  “嗯嗯,好……好,云斌,我这就解释给你听,呜……呜呜……”“好啦,解释就解释嘛,怎么还哭起来了呢?”看到唯依突然流下眼泪,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顿时被深深触动,没有心思再去考虑她和吴郡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忍不住赶紧哄起她来。

  “呜呜……云斌……呜呜呜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呜……哇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没想到的是,不哄还不要紧,这一哄之下,唯依反而像个孩子似的,彻底放开了声音大哭起来……

  几分钟之后,唯依才终于在我的怀抱里渐渐停止了哭泣,一对迷人的大眼睛,此刻早已是泪眼婆娑,红彤彤的惹人怜爱。

  “傻丫头,说好的给我解释,现在反倒是我在哄你了。”“嘻嘻……”

  一阵稀里哗啦的哭泣过后,唯依的情绪显然好了很多,想必在她的心里,其实也一直有着不小的压力吧,虽然如今的她,已经很久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抱怨过我的绿帽癖好是多么变态,多么不正常的心理了。

  “那么云斌,你心里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吗?”

  “这个嘛,就要看你接下来的解释了,毕竟刚刚你又让我哄了这么久,这笔账应该也要一起算的吧。”

  “啊,这也算呀?”

  “当然了,哈哈哈。”

  一阵甜蜜的打闹过后,接下来,在我心中的好奇终于再也克制不住,重新抱紧唯依之后,我开始向她寻求最后的解释,唯依也在片刻的思考之后,对我说出了一切。

  “其实,我当初之所以会和吴郡发生关系,确实不完全是为了满足云斌你的癖好,而是这几年来,我对吴郡还一直心存感情。”“你好像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,你心里还想着他。”对于唯依的坦白,此刻我的内心已经能够保持足够的平静,就像我们以往经常谈心时的状态一样,互诉真言,不会责怪对方。

  “嗯,因为这几年我和他一直都没有再联系过,咱们两人之间也从来没有谈起过他,所以我也就没对你说起过,毕竟是这种事情……而且,如果不是前段时间他突然找我的话,可能也不会再勾起我对他的感情吧。”“这么说来,唯依你的内心深处,是真的还喜欢着他了?”“我不想欺骗你,云斌。”

  虽然不至于生气,但是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的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有些不舒服。

  “不过,与其说是我还喜欢着他,倒不如说,那份感情其实是我对初恋那段时光的美好回忆吧。”

  “美好回忆?”

  “嗯,你别多想,云斌,因为我今天向你坦白的目的,并不是要告诉你我还喜欢着他,而是我想要让你知道,现在的我,其实已经在心里完全放下他了。”刚刚我还感到不舒服的心中,被唯依的几句话又给搞糊涂了,不知道此刻到底是该吃醋还是该高兴,唯依到底想向我表达什么?

  或许是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,不等我开口询问,唯依就已经继续说了下去,而接下来的话,才让我渐渐明白了唯依的心思。

  “其实当年我和吴郡分手的原因,主要是因为我的脾气太差,所以才导致我们两个没有相恋多久就结束了,不过也正因为这样,我短暂的初恋时光里充满的都是纯洁的爱恋,不带有半点杂念的,这让我在心里一直对他有着最美好的印象。”

  “所以,你才会说,这些年来,你的心里一直都还喜欢着他?”我试探性的问唯依。

  “嗯。”

  得到唯依的肯定答复,我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按照唯依的说法,其实在她的心里,并不是还喜欢着吴郡这个人,只不过是她对初恋那段时光的怀念和向往罢了。

  就像是大多数已婚多年的男女,在某一天突然偶遇自己的初恋情人时,心中难免都会怀念起当初年少时的美好和青涩,毕竟那个年龄段的恋爱,确实是单纯无暇的。

  “不过唯依,刚刚你好像又对我说,现在已经把他完全放下了?”“嗯嗯,是呀,是在经历了这两次的事情之后,我心里确实把他放下了,现在的他,在我心中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了,不对,应该说比陌生人还不重要!

  ”

  “为什么?现在你已经和他发生过两次关系了,难道说不应该是变的更加迷恋他了才对吗?”虽然我嘴上是这样说着,可我的心里自然不会希望唯依真的成为那样。

  “才不会呢,他这种人,我怎么可能会迷恋他。”“呵呵,是因为他这两次的表现吗?”

  听到我的话,唯依的脸色略显惊讶,随后有些羞愧的低下头,一双小手轻轻摆弄着我的手指。

  “这都被你猜到了。”

  “哈哈,因为我想问你的问题,也正是关于他这两次的表现呢。”“是吗?说起来,云斌你到底想问我什么呀?”唯依的眼神中,流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  “还不就是我在耳机里听到的那些疑惑,我记得,他当时好像一直在叫你做他的性奴?嘿嘿,跟我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你们第一次上床的时候,唯依你答应过他以后会做他的性奴?”

  “云斌你……怎么只会注意到这种事情……”唯依幽怨的看了我一眼,嘴里小声嘀咕着。

  “哈哈,快跟我说说嘛,唯依。”

  “好啦好啦,告诉你就是了。”羞红着脸的唯依,终于还是耐不住我的纠缠,娇嗔一声之后,这才犹犹豫豫的对我开口。

  “我才没有答应他呢,只不过他当时……一直都在说那些话,然后在那种情况下,你也知道的,我……我就无意识的随口应了一声……可我根本就没有认真的,云斌。”

  “哦——原来你还真的答应他了呀。”我故意拉长了语调,一脸坏笑的看向唯依。

  “哎呀你真是讨厌死了云斌,我不准你这样说!”“哈哈哈,好好好,我不说了不说了。”

  “哼,坏人……”说话间,唯依轻轻靠在了我的肩头,任由我揽住了她的肩膀。

  此刻的唯依,像是被人说中了心里的小秘密似的,脸色已经红到不行,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滴出血来一般。

  “那还有什么其他的吗?他对你还有过什么其他的要求没有?”“要求倒是没有多少,不过,他的态度总是挺恶劣的,还一直对我说些粗鲁的话,让我觉的心里挺不舒服的。”

  “所以是他表现的不好,没能继续保持在你心目中原有的形象喽?”“嗯,就是的,而且无论是第一次还是今天这次,他和我做完之后倒头就睡觉了,也没有像云斌你一样,会把我抱在怀里,哄着我入睡,他根本就是把我当成发泄的工具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,那他还真是挺过分的。”

  “嗯嗯,所以我就挺失望的,原本在第一次约好见面之后,我是挺期待可以和他有那样一次机会,可以弥补我们在恋爱期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遗憾,结果没想到他会那个样子。”

  “怪不得唯依你回来以后一直不愿对我提起那天晚上的经过,看来是因为心里确实挺受伤的呀,哈哈。”

  “嗯……对不起,云斌,现在你已经完全知道我的心思了,你真的还是不会生我的气吗?”

  向我倾诉完一切之后,可能也是听出了我最后发出的大笑声,其实是为了掩饰心中的那丝不快,唯依扬起脑袋,目光紧张又担忧的看向我。

  “怎么说呢,唉……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唯依。”“嗯嗯,云斌你问。”

  “假如说,如果那天晚上的吴郡,在和你做完爱之后,也像我一样把你抱进怀里,哄着你入睡,那你还会这么轻易地放下他吗?或者说,如果他当时重新开始用心追你,你是会选择他,还是选择我?”

  随着我的问题一字一句的说出口,唯依的脸色也渐渐变的凝重起来。

  最后,当我把问题全部说完之后,唯依却丝毫没有要回答我的意思,而我也没有着急,仍旧安静地抱着唯依的肩膀,等待她的思考。

  “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……”片刻之后,在我怀里的唯依,终于语气平静的开口。
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云斌,我可能真的会选择他,也可能还是会选择你,我不知道。”

  唯依的回答,让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  “你也知道,云斌,你的绿帽癖好,我之前一直都难以认同和接受,如果不是因为吴郡的缘故,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满足你的要求,所以,如果在那种情况下,吴郡真的又向我示爱的话,恐怕我……我真的会……答应他……”“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会怪我吗,云斌?”

  我会怪她吗?怪这个本应该深爱着我一个人的清纯女孩儿?

  不,我没有资格,也没有理由去怪她!因为如果那一切真的发生了,也是我咎由自取的不是吗?

  就像唯依刚刚所说的那样,如果不是因为吴郡,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满足我的绿帽癖好,所以说到底,亲手把唯依推向吴郡的那个人,不正是我自己吗?

  既然是自己做出的决定,那就必须要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,所以,当我刚刚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其实就已经是在逃避责任的行为了。

  如果我根本就没有绿帽心理,根本就没有怂恿唯依去和吴郡发生关系,那么我刚刚假设的那个问题,也就根本不会存在,唯依也没有必要来回答我这个自私的问题。

  说到底,从一开始就是我自私的想要实现自己的绿帽癖好,虽然嘴上说着希望唯依也能够享受在其中,然而事实却是,我根本就没有真的去在乎唯依的感受,一切都是我自私的行为。

  “对不起,唯依。”

  “嗯?云斌你说什么?为什么要对我说对……唔……”下一秒,我的嘴唇已经封在了唯依的樱唇上,进行着一个无比漫长的湿吻……

  许久之后,感觉脑袋已经有些缺氧的我,缓缓睁开双眼,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唯依的唇。

  “所以,云斌你是选择原谅我了,对吗?”

  唯依的媚眼如丝,粉色的樱唇上还残留着晶莹的银丝,明明一直都是无比清纯的模样,不知为何在此刻却显的有些妖媚。

  “不,是我不能原谅我自己,唯依,以后的每一次决定,我一定都会首先考虑到你的感受,相信我好吗?”

  在这一刻,唯依的目光,突然变的异常坚定。

  “嗯,我相信你,云斌,永远都相信……”


  【完】